蒋介石为何坚持要求国民“暂取逆来顺受态度”?

时间:2018-08-04 17:41作者:科技中国来源:未知

       

从南京国民政府成立起,蒋介石就认定活跃在他的统治地盘内、并且公开打出革命大旗宣布要推翻国民党政府的中国共产党苏维埃政权及其武装是他的死敌,必欲剿灭后而甘心。当他结束中原大战,把国民党内反蒋势力最大次联合行动镇压下去之后,便将下一个目标确定为消灭中国共产党及其红色政权。由于阶级利益的根本对立,蒋介石集团与共产党的矛盾不可能用和平方式解决,亦不可能像蒋介石与地方军阀之间那样可以共存、调和于一时而让南京方面“缓图”,国共矛盾是南京政府面临的首要矛盾,因此,剿共便成为蒋氏的首要目标。

蒋介石

九一八事变前两个月,蒋介石曾宣称“不先消灭赤匪,恢复民族元气,则不能御侮;不先削平粤逆,完成国家统,则不能攘外”,表示了他把围剿江西与广东处于同等重要位置的态度。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翌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曾通过决议,决定对“危害民族生存之赤匪必须根本铲除”,而对广东方面则可以采用笼络手段,使广州国民政府合并于南京国民政府,这种变化又一次证明,蒋介石及其政府反共第一的原则在当时是不能更改的。

蒋介石一方面认为必须首先反共,另一方面他因抗日准备的不足与后方基地的缺乏,认定目前一旦对日作战必在很短时期内归于失败,“虽欲不屈服而不可得”。所以,目前的情况是“抗日与剿共不能并行,如抗日势必放弃剿共,是予共产党以扩大赤化之机会,抗日之军必受日军与赤军的夹击,使中国半成为苏俄领导下的无产阶级之中国,半成为日本殖民领导下汉奸之中国”。而国民党除了灭亡将无所得。

九一八事变

在这种认识指导下,其对日方针必然是消极的妥协的,甚至是奴性的。日本出兵东北后,蒋介石于9月20日由南昌剿共前线匆匆返回南京,召集心腹要人会商大计,决计成立“特种外交委员会”作为对日决策之机构,他要求国人“避免扩大战争”,“暂取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际公理之判断”。

顾维钧

11月底,国民政府任命顾维钧为外交部长,希望通过顾氏所主张的对日直接谈判方法来解决中日关系危机。顾维钧曾回忆说:“委员长是个现实主义的政治家,他觉得……必须对日谈判。作为一个精明的政治家,他不愿意公开明言直接谈判的政策,我猜想那就是我被任命为外交部长的缘故,要我首当其冲。”但是,这种直接谈判的对策无疑受到了来自国内各方面的反对,而日本政府也不愿意合作,于是南京政府的对日政策即陷入了一种听之任之的不抵抗、不交涉的放任状态。

马振犊、陆军:《抗战正面战场启示录——八一三淞沪抗战》

编辑:浙江大学近现代史硕士生萧宸轩

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

凤凰号

创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