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曹大家《女诫》之中,窈窕淑女是怎样的呢?

时间:2018-12-05 08:54作者:科技中国来源:未知

       

在《女诫》中,提到了汉代女子的“四德”。原文是这样讲的:“夫云妇德,不必才明绝异也;妇言,不必辩口利辞也;妇容,不必颜色美丽也;妇功,不必工巧过人也”。

曹大家

妇德,不必是“才明绝异”,也就是说一个女子不必特别有才华和聪明,那并不能代表她有妇德,那只是才并不代表德。若是对才产生了极大的执着之心,恃才傲物,倒不如谦卑的没有才的女子。“女子无才便是德”,无才,并不代表真的无才,而是不执着于自己的“才”,谦虚谨慎,不起傲慢之心。

妇言,讲的是言语。妇人的言语不必“辩口利辞”,也就是窈窕淑女,不必言辞锐利、滔滔不绝,不一定很有口才。

妇容,讲的是不必“颜色美丽”。这里讲,女子不必追求外在容貌的美丽,如果一味地追求和执着于外在之美,忽略了内心之美,那就有点儿舍本逐末了。内心有美,德行很美,那么才是真正的美。儒释道三家都是互通的,兼容并收。

妇功,就是女工,不必工巧过人。女子最常做的工作,家务、刺绣、纺织等,自古以来男耕女织。女功这里主要讲的就是刺绣方面,不一定非要工巧过人,只要能把工作做好,把本分尽了就好。

《女诫》

班昭在《女诫》中讲:“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清闲贞静,就是放下心底的烦恼和欲望,保持一颗贞静的心,保持着一身的清气。如果一个人有很多的欲望,那么他就会往下坠,就会带着浊气。同时,能够享受清福,享受悠闲的时光,保持一颗安定的心,并且能够守住静。

“守节整齐”的意思就是守着妇道,放下情欲,遵守着道义和恩义,一生都生活在义里面,把仁义落实实处。“整齐”说的是要让家居生活有条不紊地运转,家里要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定要清洁、清净和整齐。“动静有法”,为人处世较为稳重,不浮躁、不轻佻。做事情有规矩,按照规矩行事。

汉代女子

在妇言这方面,在《女诫》中所提倡的便是“择辞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于人,是谓妇言。”就是说话做事,要选择说话的词语,不能说脏话。要审时度势的说话,不能说不合时宜的话。该说的时候说,不该说的时候不多言,懂得进退,把握好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讲话很重要,说得多,不如不说话,讲话多了就容易内心躁动,言多信少,很难守信。

在妇容方面:“盥浣尘秽,服饰鲜洁,沐浴以时,身不垢辱,是谓妇容。”讲究朴素大方就好,每天沐浴,将衣服洗干净,以清洁为美。要懂得沐浴身体,不让身体有味道。要自尊自爱,自重,才能让别人尊重自己。所以女子应该洁身自好,自尊自爱,和男子交往的时候,要掌握分寸,保持距离,不可轻佻。

“专心纺织,不好戏笑,洁齐酒食,以供宾客,是谓妇功”。专心工作,专心纺织。不随意开玩笑,宾客来了,要烧得一手好菜。作为一个母亲,一个妻子,做好家务活,可以让整个家庭充满了一种温馨之感,能够感召孩子和先生愿意在家里待着。

这就是汉代的娶妻标准,窈窕淑女的标准便是能够做到:妇德、妇言、妇容和妇功这四项。这思想其实做起来并不难,存着仁爱的心,效仿大地的坤德,厚德载物,母仪仁爱。这个“仁念”是真诚的,不掺杂着任何妄念的。将心安定下来,纯正守一,像水一样柔顺,万物而不争。

汉代的窈窕淑女的标准其实到了现在一样的适用,我们不必追求华丽的外表,不必执着于口舌之争,而是将心放在修习自己的德行,锻炼自己的技艺之上。不畏将来,不念过往,悠闲贞静地做好自己的事情,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便是窈窕淑女的最高境界。

凤凰号

创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