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刺庆忌,坑妻害子自断臂,要离图的是什么?

时间:2019-01-09 08:54作者:科技中国来源:未知

       

null

配图源自 网络站酷《要离刺庆忌》

伍子胥很烦,真的很烦!

一家人在楚国过得顺风顺水,却不料楚平王听信了那个不要脸的费无极打的小报告,把自己的老爸和大哥都给弄死了。

杀父之仇焉能不报?

伍子胥同学是一个忍耐力特别强的人,背着个叛国投敌的名声来到了吴国,想要借助吴王的手干翻楚国,为自己的老爸和大哥报仇。

虽然吴王也很想把楚国给干掉,可是很明显自己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怎么可能就听你老伍从楚国跑到吴国就信了你的鞋轻易去攻打楚国呢?

你连自己的家国都背叛,谁知道你小子肚子里是什么花花肠子?

伍子胥很烦,但是却不会在烦恼中沉沦——最起码他并没有被仇恨烧坏了眼睛。

等待,总会有机会的。

null

02

很快,伍子胥就等到了机会——公子光对现在的吴王僚心怀不满。

公子光觉得坐在王位上的应该是自己,而不是什么僚这臭小子。

伍子胥知道,要想在吴国站稳脚步,就只有帮助公子光上位,而要帮助公子光上位,那就必须干掉僚。

怎么干掉僚呢?

伍子胥把自己的计划献给了公子光:“我有一个高手叫专诸,派他去把僚杀死,然后你就可以夺回本来属于你的东西。”

公子光说:“好,就照你说的办。”

计划很成功,吴王僚吃烤鱼的时候死在了专诸的鱼肠剑下,公子光顺利上位,是为阖闾。

null

03

虽然杀了僚当上了大王,阖闾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僚的儿子庆忌漏网了。

如果僚的儿子是别人,也许阖闾还不会太在意,可是他的儿子偏偏是庆忌。

庆忌是什么人?要说他是当时天下第二,估计不会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据说庆忌奔跑起来能追上麋鹿,蹦起来能抓到天上的飞鸟,一只手能跟撒野的犀牛搏斗。(古人的夸张手法一直很溜)

天呐,怎么就偏偏让这个货给跑了呢?

我杀了他的爹,他怎么可能让我安心地打呼噜眯觉?

不光阖闾烦,老伍也很烦:主意是自己出的,杀手是自己找的,庆忌能饶得了自己?

咋整?

咋整?

与其让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不得不说,老伍真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很快,他又发现了要离,并把要离推荐给了阖闾。

null

04

阖闾一看:“擦,老伍你确定?不是逗我的吧?”满屋子的人都笑了。

原来老伍推荐的要离,身材矮小,腰围没有一个小姑娘粗,看起来猥琐极了,活脱脱一个穿越版的武大嘛。

老伍悠悠地笑着:“人不可貌相,海水都是凉的。别看他貌不惊人,就连那样出名的勇士椒丘欣都不是他的对手!”

“啥?你说啥?跟庆忌齐名、曾经跟水怪大战三天三夜的椒丘欣都不是他对手?”阖闾惊诧。

要离慢悠悠地喝了一口酒:“大王,那些都只是哥的传说,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干就完了,这事儿交给我了。”

阖闾还是不相信:“庆忌用两根手指头能把你拎起来转几个圈,再说他疑心必重,让你这个陌生人怎么可能近至他的身边?”

要离诡异地笑道:“大王,很多事情并不是靠力气的,要靠这里!”说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阖闾问:“那说说你的计划吧,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小巨人”有什么好主意?”

要离淡淡地说道:“简单的像个一字,把我老婆儿子都杀了就行了。”

阖闾大惊:“你说什么疯话,不管你能不能杀了庆忌,你也是给我帮忙的,怎能杀了你的家人?你把大王我看成什么人了?”

要离:“你不杀了我的老婆孩子,我哪来的机会接近庆忌呢?”

阖闾若有所思:“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于是,要离就上演了史上最逼真的苦肉计!

null

05

没多久整个吴国的人都知道:有个叫要离的家伙公然在朝堂上顶撞吴王阖闾,说伍子胥帮助阖闾夺回了王位,阖闾却不提给老伍报仇的事儿,大王一怒之下砍掉了要离的一只胳膊砍断并把他扔进了大牢。又过了没多久,要离越狱逃跑了。大王一怒,把要离的老婆孩子一锅端了。

......

逃跑后的要离找到了庆忌:“大哥,我这血海深仇,估计只有你能帮我报,求求你收留我吧,牵马坠蹬倒夜壶我都给你干。”

庆忌一打听:“乖乖,真够惨的,阖闾这货可真不是个东西。以后你就留在我身边吧。”

欧拉拉欧拉拉,要离心里快活地打起了小腰鼓。

庆忌问要离:“咱们以后是要跟阖闾对着干的,刀对刀枪对枪玩儿命的,怕不?”

要离低头看了看胸前,并没有红领巾,就努力地让自己腰板挺得倍儿直溜:“怕毛线啊,他杀我全家,就算是喝了他的血我都不解渴!”

庆忌弯下腰拍了拍他肩膀:“好样的!”

null

06

终于有一天,机会来了。

庆忌要带着人去找阖闾,乘船去的。

风浪很大,要离说:“大哥,你应该坐船头,那儿位置明显,兄弟们都能看到,这样大家心里才有劲头啊。”

庆忌说:“对对对,你说的dei。”

于是,庆忌坐上了船头,然而身旁并没有小妹妹,只有要离。

殊不知,此时要离的手里有一根短矛,很锋利的短矛。

突然,一阵风吹过来,很大,船开始摇晃,庆忌也跟着开始摇摆。

只可惜不是社会摇,刺眼的亮光一闪,要离手里的短矛刺进了庆忌的身体。

庆忌惊异的看着要离:“你好毒,你好毒...”

但庆忌毕竟是庆忌,短矛从心口穿透了后背,居然仍然没有倒下,抓起要离按进了水中,反复三次。

要离已经被淹得半死,周围的人才冲上来准备弄死要离。

庆忌挣扎着,摆了摆手:“算了,能用这么残忍的苦肉计来算计我,他要离也算得上一个勇士,我是活不成了,留他一命吧。”

阖闾要奖赏他,要离说:“我跟庆忌无冤无仇,连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搭上了自己老婆孩子的命去杀他,并不是为了要当官发财,我只是不想老百姓遭受战乱,大王,你好自为之。”

要离便自刎而死。

后来的阖闾:任贤使能,施恩行惠,以仁义闻诸侯。

夜雨荆榛连茂苑

夕阳麋鹿下胥台

振衣独上要离墓

痛哭新亭一举杯

如何评价伍子胥的逃亡之路?细思恐极!


凤凰号

创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