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力区域经济建设 实现高质量发展

时间:2019-01-30 08:58作者:科技中国来源:未知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和长期战略任务。中国石油深刻领会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思想,坚持改革创新,持续奋斗,为将新时代的长江经济带打造成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典型样板和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强大引擎提供能源助力。

【公司案例】

川南页岩气:突破技术瓶颈 钻机火力全开

   (特约记者彭烟霏 梁庆沙)1月24日,四川省兴文县九丝城镇双合村党支部书记周兴松看着自家门口钻机耸立,高兴地说:“今年光是在我们村,就开了三个页岩气平台,三个平台已经全部开钻。”

  川渝页岩气前线指挥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月20日,已有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以及民营钻井公司共计153台钻机云集长宁—威远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还有源源不断的钻机在路上。

  “川南页岩气的勘探开发,将带动地区GDP增长,助力区域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长期从事天然气经济研究的西南油气田公司经研所战略管理与规划室主任周娟告诉记者,“长江经济带发展概念最早是在2014年9月提出,几乎与‘一带一路’倡议同时。在川渝地区,页岩气带来的是产业升级,绿色环保、物流通道效应。”

  2017年,国土资源部(现自然资源部)提出建设长江经济带页岩气勘探开发基地。按照基地规划:到2035年,川南地区页岩气累计产量将达到数千亿立方米。按照2012年投入产出基数计算,每立方米天然气将带动8.61元产值,将累计带动地区GDP增加数万亿元,相当于沿海发达省份一年的经济总量。

  这一大串数据,在经济学家眼里是激动的,而对从事页岩气开发的中国石油等企业来说,却充满艰难与挑战。

  2006年,西南油气田就开始了对页岩气的评价、研究,并与美国新田石油公司开展合作。据四川页岩气公司副总经理陶诗平介绍:2012年宁201-H1井完钻,成为中国第一口具有商业开采价值的页岩气井的时候,他正在美国交流,喜讯传来,平添了一份勇气和责任,看到了中国页岩气的广泛前景。

  陶诗平告诉记者:“页岩气开发最大的困难是水平井钻井技术和压裂技术,这两条解决了,页岩气的春天就到来了。”目前,页岩气井水平段长度达到2500米至3000米,压裂技术由从前的单井“千方砂万方液”上升到可压裂4.5万立方米水。

  2018年12月24日,川南页岩气日产气量突破2000万立方米,达到空前的2011万立方米,成为目前国内日产量最大的页岩气田。中国石油川渝页岩气前线指挥部确定:2019年将实现新增探明储量7000亿立方米、产量77亿立方米,2020年将完成年产量120亿立方米目标,到“十四五”期间,年产能将达到200亿立方米。

  周兴松所在的双合村与云南省威信县旧城镇接壤。对页岩气的开发,周兴松比大多数村民更有眼光:“修建钻井平台,把我们的村道提高了几个档次。”

  “绿水青山这个金山银山,需要交通方便。”周兴松告诉记者,双合村森林覆盖率达到70%,山上山下都是宝,山上竹子,山腰树子,山下蚕子。

  根据兴文县委部署,全县每个村都成立了“集体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管理集体经济。几年前,双合村对外招商引资,一个外地老板进山考察后对周兴松说:“我看好你们这儿的山,但路太难了。”周兴松估计,路修好了,那个老板还会回来找他。

  谈到页岩气对地方的贡献,周娟告诉记者:“与当地合作开发,例如长宁页岩气公司、四川页岩气公司等,都是与四川省的国有企业合作,也就是用目前最先进的经济运行机制——混合所有制,推动页岩气开发。”

  在页岩气输气干线宁纳线的兴文配气站阀室内,记者看见一个预留的口子,它为地方经济腾飞埋下了伏笔。

西气东输:气润长江

   (记者楚海虹)截至1月24日,西气东输累计供应天然气400多亿立方米。西气东输不仅横亘华夏、纵贯南北,更为长江经济带建设提供了绿色发展动能。

  上海1999年开始使用东海平湖天然气,但因气量少制约了天然气利用步伐。西气入沪后,天然气开始大规模使用。如今,西气东输两条管道向上海年供气量超过32亿立方米,2017年达到37.7亿立方米。

  2003年年底,“西气”抵达常州,开启了江苏大规模用气的进程,也开始改变这个省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2011年,江苏提出“气化江苏”战略,中国石油陆续在江苏建设起完备的天然气供应保障体系:1600多公里系统化管道使得供气范围覆盖了苏南、苏中、苏北地区13个地级市;通过建设江苏LNG接收站,设计库容超过30亿立方米的金坛、刘庄储气库等方式进行调峰,支撑这一战略不断推进深化。

  截至目前,天然气已经覆盖江苏省70%以上县区,总消费量达217亿立方米,居全国之首。截至2018年3月底,江苏燃机装机容量达1371.6万千瓦,同样位列全国首位。金陵燃机自2015年替代南京第二热电厂供热、发电,每年约减少原煤65万吨。

【产业政策】

  长江经济带顶层设计

  2014年9月25日,《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发布,部署将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内河经济带、东中西互动合作的协调发展带、沿海沿江沿边全面推进的对内对外开放带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

  长江经济带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省市,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人口和生产总值均超过全国的40%。

  《意见》提出了七项重点任务:

  一是提升长江黄金水道功能。

  二是建设综合立体交通走廊。

  三是创新驱动促进产业转型升级。

  四是全面推进新型城镇化。

  五是培育全方位对外开放新优势。

  六是建设绿色生态廊道。

  七是创新区域协调发展体制机制。

  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规划

  《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规划(2014-2020年)》提出加快打造长江黄金水道,扩大交通网络规模,优化交通运输结构,强化各种运输方式衔接,提升综合运输能力,到2020年,建成横贯东西、沟通南北、通江达海、便捷高效的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

  具体发展目标为:

  建成畅通的黄金水道。

  建成高效的铁路网络。

  建成便捷的公路网络。

  建成发达的航空网络。

  基本建成区域相连的油气管网。

  基本建成一体发展的城际交通网。

  长江经济带页岩气勘探开发基地

  2017年,国土资源部发布重磅消息称,我国将建设长江经济带页岩气勘探开发基地,涵盖四川、贵州、湖北、湖南、江苏、安徽等整个长江流域。

  长江经济带地区页岩气可采资源潜力为14.58万亿立方米,占全国的58%。

  2017年,页岩气地质普查结果显示:重庆页岩气资源量估算达13.7万亿立方米,是国内页岩气最富集的地区之一;四川省内四川盆地、西昌盆地、盐源盆地等可能产气区域,探明页岩气储量近2600亿立方米;湖北全省页岩气预测资源储量为9.48万亿立方米,页岩气勘查有利区面积7.9万平方千米; 湖南省已查明页岩气资源量达9.2万亿立方米左右;安徽省预测页岩气资源量3.37万亿立方米,页岩层累计厚度300米至500米; 贵州省估算其控制范围内天然气资源量达千亿立方米。

  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

  中共中央政治局于2016年3月25日审议通过《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纲要》围绕“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基本思路,确立了长江经济带“一轴、两翼、三极、多点”的发展新格局。

  “一轴”是以长江黄金水道为依托,发挥上海、武汉、重庆的核心作用,构建沿江绿色发展轴。推动经济由沿海溯江而上梯度发展。

  “两翼”分别指沪瑞和沪蓉南北两大运输通道,这是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基础。通过促进交通的互联互通,增强南北两侧腹地重要节点城市人口和 产业集聚能力。

  “三极”指的是长江三角洲、长江中游和成渝三个城市群,充分发挥中心城市的辐射作用,打造长江经济带的三大增长极。

  “多点”是指发挥三大城市群以外地级城市的支撑作用,加强与中心城市的经济联系与互动,带动地区经济发展。

  《纲要》同时提出了多项主要任务,具体包括保护和修复长江生态环境、建设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创新驱动产业转型、新型城镇化、构建东西双向、海陆统筹的对外开放新格局等。

【专家观点】

抓住“三大机遇” 推动“四革命一合作”<br>在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中实现共赢

  当前,长江流域经济发展质量全面提升,长江经济带总体上呈现一带、五节点、多层次的发展格局。一带是指长江经济带的带状经济体系基本形成。五节点是指从上游到下游形成了以重庆、武汉、南京、上海、杭州为中心的经济群。总体来说,长江经济带发展有三个特点:一是长江上中下游的经济联系更加紧密,基本形成了一体化格局;二是各个区域间分工协作关系紧密,各个区域产业发展状况特点相对鲜明。三是产业由东向西的梯度转移明显。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重要指示要求,对长江经济带今后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对石油石化企业来说,有三个方面的重要机遇:第一,石油石化企业可以利用经济带的经济体系形成区域性联系,服务于整个经济带经济社会发展。由于联系更加紧密,可以重新布局石油石化企业的上中下游,形成有机的上中下游产业集群。第二,找到了一个可以落地的绿色转型区域,石油石化行业可以提升产品质量,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通过效率变革、动力变革、质量变革,把生产和供应体系进行转型升级,为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提供支撑。第三,能源领域要建立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体系,石油石化企业可以将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要求和清洁低碳能源安全高效体系的建设紧密结合起来,成为今后石油石化发展的新布局、新区域。

  能源企业要实现高质量发展,要做到动力变革、效率变革和质量变革,落实到石油石化企业上,就是“四革命一合作”。石油石化企业要在长江经济带改革、开放、创新的政策驱动下,来推动石油石化行业的“四革命一合作”。第一是在上游,如重庆和四川经济圈,最重要的是解决石油石化行业的生产革命,转变能源生产方式,生产清洁、高品质能源。石油石化企业可以延长高附加值产业链,如乙烯,推动整个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清洁能源、高质量的石油石化产品生产出来,既是服务于长江经济带经济社会发展,也是服务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第二是消费革命。要着重考虑能源的高效利用、节约利用,通过理念创新、商业模式创新推动长江经济带能源消费方式、民众能源消费观念的转变,把节约能源、高效用能落到每个单位甚至每个人上。第三是技术革命。要通过技术创新带动整个能源行业的转型升级,构建一个全新的能源产业体系,形成一个由天然气生产到能源输配、能源利用的全新产业体系,改变传统的能源发展模式,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新功能。第四是体制革命。能源生产革命、能源消费革命没有体制革命的支撑很难做下去。这些革命需要创新,不仅需要技术创新,更需要制度创新,要有一些国家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保障。石油石化企业要通过自身革命推动能源领域变革,配合国家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使整个行业的市场化程度更高,使整个行业的发展与国家的市场化改革相适应,形成一整套政策体系。第五是开放合作。利用长江经济带的区位优势、创新优势、国际合作优势,把石油石化企业的产品及产业体系推向更高的层次。下游领域要开阔国际视野,参与国际竞争。事实上,在开放的同时也是倒逼石油石化企业进行体制改革,从而完善市场竞争环境,形成更加适合石油石化企业生存发展的市场结构。

  石油石化企业可以通过发展四个产业链条在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中实现双赢。第一,天然气产业链或产业集群。四川盆地有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可以在长江经济带的上中下游形成天然气勘探开发到加工输送、利用的产业链和产业集群。第二,高品质油品产业链或产业集群。通过对长江沿线炼油厂产品的升级,形成一个全新的油品供应产业集群,从而推动成品油质量升级。第三,高端石油化工产品的产业链或产业集群。石油石化企业在长江经济带的上中下游产业齐全,创新力强,对外合作紧密,可以通过炼化一体化产业基地建设,创新发展,增加市场竞争力。第四,智慧绿色能源综合服务的产业链或产业集群。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石油石化企业要把能源革命跟现在的汽车革命结合起来,以智慧绿色能源综合服务站为基地,为汽车领域的服务提供全产业链的支撑。在下游,要将加油站打造成智慧绿色能源综合服务站,不仅要加油,还要加气、充电、加氢,还要做好便利店,提供餐饮住宿等服务……而且可以做成线上线下联动的服务。在上游,要提供相应的绿色产品。例如,加气,要提供液化气,一般是LNG;充电,要建分布式能源站;加油,油品要做升级;加氢,要形成氢的生产基地。在装备领域,石油石化企业有自己的装配制造厂,可以生产相关的装备,如LNG船舶发动机、加氢制氢装备等。石油石化企业可以将天然气产业链产业集群、高品质油品产业链产业集群、高端石油化工产品产业链产业集群、智慧绿色能源综合服务产业链产业集群在长江经济带各个地区进行有序布局,既能为产业的发展找到新机会,也能为长江经济带提供能源及能源产业的集成。

  一些石油石化企业上中下游一体化程度较高,其产业体系与长江经济带的带状产业格局契合程度也比较高。石油石化企业可以根据长江经济带各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匹配其相关产业链的某个环节,同时形成产业链条。例如,长江经济带上游具有资源优势和低成本优势,可以打造石油石化产品生产加工产业集群,下游经济承受力强,技术创新水平高,对外开放程度较高,可以形成面向国际的石油石化产品产业集群。通过长江经济带和石油石化企业产业链条的互动,推动石油石化企业快速转型,带动石油石化行业发展,也为长江经济带的经济发展提供支撑。 郭焦锋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 薛晶文 采写)

创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