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人"陪吃陪玩陪看电影 租人App无人监管安全堪忧

时间:2017-12-06 10:01作者:科技中国来源:未知

       

  近期,手机上各类租人App刷新着同城服务的社交“红线”。“出租人”是什么样的群体?能提供怎样的服务?出租人与陌生客户见面存在风险如何保障?日前,记者对租人App暗访调查发现,花钱在App上租个人,就能让出租人陪吃、陪玩、陪看电影,甚至提出“开房”要求,对方也答应见面。

  律师认为,市民在用手机App软件同城交友时,一定要慎之又慎。这类游走在社交媒体和“灰色”交易平台的App软件,亟待相关监管部门介入和监督。

安徽商报 图

  日前,安徽商报记者在手机应用市场中用“租人”两字进行搜索,很快便出现“租人”、“来租我吧”、“快约”、“租我么”等租人App软件。这些软件主打同城交友,简介信息相差不大。记者随机下载了一个租人App软件。

  填写注册信息时,记者输入手机号并输入发来的验证码,就能开始使用。在完善用户的个人信息时,有身份证实名认证的选项,但不强制。注册成为该款App的用户后,记者发现推荐页面的出租人中年轻女性占了多数,一些照片衣着暴露,男性以“小鲜肉”为主。

  这些出租人的身份标签多为学生、礼仪或模特。App中,每位出租人提供的“技能”不同,标价也不同。记者在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出租人的服务项目中看到,陪打英雄联盟266元/时,看电影288元/时,约饭288元/时。其它的女性出租人提供的服务中,陪聊、陪吃、陪玩、陪看电影几乎成了“规定动作”,价位在50元至300元不等,甚至连道一声早安和晚安都要50元/次。

  喝酒聊天都行 开房是不可能的

  当日11时许,记者在马鞍山路一家饮品店见到了幽幽。幽幽一身白色风衣,化了淡妆,中等身高,年纪看上去比注册年龄要大。点了两杯饮品,记者与她细聊起来。幽幽是外地人,来合肥3年了,她称自己平时在会场上做礼仪模特,还与他人合开了一家淘宝店。“现在我的服务项目只有陪吃、陪玩、陪聊,等我下个月拿到驾证,我的技能又可以多一项了。”幽幽说,“你租了我,晚上有空的话,可以续租,我可以陪你看电影。但我的底线就是陪你喝喝酒,至于开房这样的要求,我可办不到。”

  幽幽说,她在多家租人App上注册了用户号,尽可能多用小视频和自拍照完善个人信息,在出租人这类群体中,接单不算多,但算是稳定的那一类。& ldquo;平均下来,每个星期都会有两单,全部都是男性雇主,只要觉得对方眼缘还行,我都不会失约。”幽幽说,这些接单每个月加一起的收入一般在五六千左右。

  与幽幽聊天近40分钟,记者借故离开,她称聊天不满一小时的,仍按照88元收取,并建议记者现金支付,“通过支付宝或微信转账,有的雇主会私下截图,谎称受到出租人的讹诈,后续产生的一系列问题,处理起来很麻烦。”

  [声音]

  律师:有人线上扮“羊”线下变“狼”

  据了解,2016年,国家网信办曾发布了《App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其中就明确要求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提供者应当严格落实信息安全管理责任,建立健全用户信息安全保护机制。不得利用应用程序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扰乱社会秩序、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等法律法规禁止的活动。

  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孙承龙律师认为,现在很多交友类软件被一些虚报信息的不法分子利用,这些人线上扮 “羊”,线下变“狼”,对出租者和承租者带来安全隐患,法律上还没有专门的条例监管。这类游走在社交媒体和“灰色”交易平台的App软件,亟待相关监管部门的介入和监督。?

创新发展